成版人黄app破解版樱花

东来居五楼,临窗雅座旁。

“多谢先生救了小儿一命,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吴默森恭恭敬敬,将一方精致木匣,放在桌上,似是怕陆川不答应般,直接打了开来。

呼呼!

淡淡的热风,透过窗口吹来,却吹不散木匣之中,散逸而出的淡金色毫光,亦或者说是烟气。

那里面,是一朵盘卧在琉璃玉石之上,形如龙蛇,通体金褐色,活灵活现,甚至就连鳞片纹路都可分辨,长不过一指的灵智。

“龙蛇芝!”

旁人还没说什么,刚刚换下洗漱衣衫的裴晟,瞄了一眼,不由惊呼出口。

“小友好眼力!”

吴默森意外的看了一眼,不无得意的转过头来,见陆川依旧神色淡淡,赶忙低声解释道,“这龙蛇芝,乃是黄昏沙漠特产的丹级灵药,而且是数种珍贵灵丹的药引。

即便是单独服用,也能起到调理经脉,纯化内气,夯实基础的奇效。”

“无功不受禄,如此贵重之物,吴家主还是收起来吧!”

清纯可爱滴少女户外唯美写真

陆川头也没抬道。

“咳!”

吴默森面色微变,颇为谨慎道,“这是为答谢先生,救了小儿,还有我家商队的谢礼!”

怎么说,他也是年过半百的老年人,实在是叫不出口‘大人’。

而且,直觉告诉他,眼前这年轻的不像话的人,多半年龄不会大到哪儿去。

这些年来,他能将一个小小的吴家,拉扯到这般家业,在永州地界都小有名气,一双识人的慧眼,就是最大依仗之一。

所以,他不惜重宝,下大本钱,也要跟陆川拉上关系。

只要收下一件,第二件还会远吗?

而与这等强者有了关系,即便吴家如今遭逢重大损失,一切就算不得什么,甚至能赚的更多。

尤其是,这位可是能斩杀堪比半步先天沙齿兽的存在。

双旗镇三家的最强者,也不过是半步先天而已。

当然,这是明面上。

至于暗地里,那就谁也不知道了。

但至少,只要有半步先天坐镇,于吴家而言,当前的困境,就能迎刃而解。

“之前的事,吴家主不必挂怀,我已经得到了想要的!”

陆川淡漠摆手,丝毫不为所动。

吴默森心头一沉,面上却不敢有丝毫不悦之色。

虽然他的实力不算弱,可也不过是一品下,相较于陆川而言,根本算不得什么。

以他的眼力,也自然能看出来,陆川的意志,绝不会被动摇。

至少,吴默森没有这个资格。

“吴老板,时候不早了!”

壮硕掌柜这时走了过来。

以两人的交情,他只能做到这一步。

毕竟,放在平时的话,吴默森甚至没有资格进入五楼。

“有劳刘老弟了!”

吴默森挤出一抹笑容,冲陆川俯身一礼道,“无论如何,都要谢谢先生出手相助,小老儿告辞!”

不得不说,这位确实拿得起放得下,堂堂一品绝顶,姿态放的极低。

笃笃!

但他刚刚转身,耳畔便传来,一阵短促的敲击声。

吴默森浑身一僵,赶忙转身,拿起桌上的木匣,匆匆下楼去了。

来时匆匆,去也匆匆。

可惜,相较于来时踌躇满志,去时却满怀失望。

“大人放心,以后绝不会有闲杂人等叨扰!”

送走了吴默森,健硕掌柜恭敬的站在桌旁表态。

若被吴默森听到,他堂堂一品绝顶,一家之主,被人称作闲杂人等,不知会是何感想。

陆川摆摆手,自斟自饮,目光看着窗外,不知想到了什么。

虽然没有得到确切答复,健硕掌柜却明显松了口气。

“好生伺候着!”

叮嘱了裴晟一声,便自顾自回到柜台后,整理着不知道是否存在的账本了。

裴晟也算灵透,否则光凭后门关系,也不可能成为五楼这么重要地方的跑堂小厮。

每当酒碗空了之后,都会适时倒满酒。

而随着一碗碗血酒下肚,十斤的酒坛空了之后,裴晟才清晰认识到,眼前人到底有多么恐怖。

一酒盅,满打满算就是那一碗的三十分之一,就差点要了他的命。

可陆川跟喝水使得,喝了整整一坛,仅仅是面颊稍微泛红,连一丝醉意也无。

裴晟震惊之余,回想自己以往在这里跑堂期间,所见之人中,能够一次喝下血酒最多之人,竟然只有七八斤左右。

而据他所知,那已经半步先天的存在。

一念及此,不由打个机灵。

是的,五层就是用来招待至少一品上的地方。

陆川修为虽然只是一品中期,但实力却实打实,已经达到了半步先天。

当然,这要加上蛟渊铠和龙吟刀。

单论实力的话,比之真正的半步先天存在,确实差了一筹,但也是仅仅一筹而已。

要是拼命,对手是寻常半步先天,孰胜孰负还犹未可知。

要知道,陆川手上,可是有这等强者的鲜血。

双旗镇能在黄昏沙漠扎根,凭的不是什么秩序道德,而是强者为尊。

在这法外之地,弱肉强食体现的淋漓尽致。

弱者,谁都能咬一口。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陆川不介意显露实力,这才能进入东来居五楼用餐。

“你是双旗镇土生土长的人?”

陆川突然道。

“啊,哦,嗯!”

裴晟慌了下,赶忙回道,“小人家祖上几代人,都是双旗镇人士,至于是多久之前的事情,我也不清楚!”

这一刻,他总算摆正了姿态,不再坚持那莫名的骄傲。

他很清楚,在这等存在面前,什么骄傲都是虚言。

陆川点点头,缓缓起身,向楼梯处走去:“走吧,给我介绍下双旗镇的风貌。”

“是!”

裴晟赶忙跟上,桌子也不收拾了。

临下楼前,刘掌柜给他一个鼓励的眼神。

“兄台,兄台……”

下了楼,一个熟悉的呼喊声传来,却见吴项扬手跳脚打着招呼。

陆川未做理会,径直向前走去。

“兄台!”

吴项显然不是轻易放弃的人,三步两步跟了上来,在一旁嘟嘟囔囔个不停,“之前还没谢谢兄台,在黄昏沙漠里救了我们,要是没有你……”

他这番聒噪,陆川倒是没什么,直接就无视了。

可裴晟到底是少年心性,不由多看了两眼,但很快就失去了兴趣。

虽然论身份修为,吴项方方面面都能碾压他,但论心性的话,对方拍马也难及。

当然,除去脸皮厚之外。

亦或者,吴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少爷!”

到最后,吴瑶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到底是小姑娘,纵然脸皮薄了点,可到底是要脸面。

这般冷脸贴屁股,要是起作用还好,可人家摆明了不想搭理,你这还贴上去,不是讨人厌吗?

“啊?”

吴项有些茫然,兀自不觉自己错在哪里。

“多谢大人救命之恩,我们有不打扰了,来日定当登门拜访!”

吴瑶一把拉开吴项,向陆川深施一礼,转身就走。

想及当初在西华镇的食为天中,她还敢向陆川的酒里下药,也亏得后者没有在意,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不知怎的,吴瑶鬼使神差的又看了眼,虽然只是看到了侧面,俏脸没来由红了下。

似是想到了什么,赶忙转头,匆匆就走。

“哎吆!”

却不料,刚走出没两步,一声明显带着浮夸的痛呼声传来。

“对不起,对不……”

吴瑶赶忙道歉,毕竟是她先撞了人。

事实上,依着她的脾气,哪里可能先道歉?

但不知怎的,偏偏就按捺住了性子,或许那人就在不远处吧。

“哼,撞了人,一句对不起就算了?”

蛮横呵斥传来,任谁都听的出来,语气中满满的恶意。

“是你!”

吴瑶这才看清对面之人,不由俏脸生寒。

“原来是瑶儿妹妹啊,真是一家人不识一家人!”

那油头粉面的公子哥,满面堆笑凑前几步,又佯怒呵斥手下道,“瞎了你们的狗眼,也不看看这是谁,瑶儿妹妹是你们能说的吗?”

“是是,公子教训的是!”

那凶神恶煞的狗腿子,点头哈腰作揖,毫无诚意道,“瑶儿姑娘勿怪,小人在这里给您赔不是了!”

“哈哈哈!”

几个狗腿子得意大笑,猖狂劲儿简直没边了。

“你们……”

吴瑶哪里不知道,这帮人是借故调戏自己,气鼓鼓喝道,“让开,本姑娘不想跟你们一般见识!”

“慢着!”

那粉面公子却是不让道,一甩折扇道,“哎呀,我这胸口疼啊,瑶儿姑娘撞那一下可不轻,要不这样吧,你陪我去医馆看看,要是出了问题,你得负责啊!”

“对对,得负责,俺们家公子,可是三代单传,你可不能就这么走了!”

“瑶儿姑娘行行好,你这要是走了,小的们可担待不起!”

“小的们这条命,可都在您手上了!”

几个狗奴才见状,哪里还不知道自家公子打的什么主意,登时颇为默契的配合起来。

“你……你们……”

吴瑶哪里见过这等阵仗,亦或者见过,却不知该如何应对,登时急的满头大汗。

反倒是吴项,一直有几分失魂落魄,竟是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足可见,这人是真废,而且废到家了!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这里是双旗镇……”

“本公子当然知道双旗镇的规矩,刚刚你撞了我,大家可都看到了!”

粉面公子有恃无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