筷锚破解版(第三代)

【 .】,精彩免费!

听到弗瑞说要黄少宏参与到神盾局的机密事件之中,鹰眼巴顿立刻不能理解问道:

“弗瑞,来之前是不是喝大了?这种事情怎么能够随便透露出去?”

弗瑞拉开餐桌旁的椅子,朝黄少宏笑问道:“至尊法师阁下,您不介意我们坐下说话吧?”

黄少宏直接朝远处的侍应招手:“再加两套餐具,上两份最豪华的龙虾套餐!”

弗瑞满脸笑意:“这怎么好意思呢,您真是慷慨!”

黄少宏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弗瑞赶紧拉着鹰眼坐下,然后对自己手下这位得力干将说道:

“有些事情不了解,其实我也只是一知半解,事情还要从七十年前说起……”

原来七十年前,黄少宏出手救了霍华德,神秘的‘东方医术’引起了军方中一些高层的注意,开始秘密针对其进行调查。

当然并不是怀疑黄少宏什么,军方只是对这种神秘的治疗术产生了兴趣。

可以想象,如果美帝军方掌握了这种能够起死回生的治疗术,那么战场上将无往不利,可以大大降低士兵的伤亡。

幻化精灵——清新淡雅

结果调查刚刚开始就调查不下去了,原来当军方的特工试图潜入黄少宏居住的‘布里克街177A’的时候,总会遭遇莫名其妙的神秘事件。

比如一个特工从房顶用绳子顺下来,然后从顶层的窗户潜入‘布里克街177A’,成功进入之后,双脚刚一落地,还没来得及高兴,一回头看到眼前的景象,下巴就差点惊掉在地上。

原来这特工回头一看,这哪里是什么房间啊,四周虫鸣鸟叫,水流潺潺,树高林密,还有猿猴攀援其上。

这分明就是一副热带雨林的景象。

好吧,后来这位特工凭借自己优秀的体质,高超的本领,在干掉两头鳄鱼,一头豹子之后,伤痕累累走出了这片丛林,证明这里真的是位于南美洲的‘亚马逊热带雨林’。

这哥们还算是幸运的,他在雨林中探险这段时间,由于军方派出的特工莫名消失,军方开启了下一步行动。

因为当时黄少宏给霍华德采用的是阶段性治疗,事后还有美队史蒂夫ddot;罗杰斯和卡特都等着他的治疗,所以军方不好在这段时间内,对他采取什么强制措施。

而且这事情说出来也是美帝军方没理,不可能拿到台面上来谈,只好继续派出特工,寻找之前那哥们的下落。

结果新被派去这哥们更倒霉,他认为窗户走不了,那就走门,深更半夜,凭借特工开锁撬门的本事,成功潜入,结果也是一去不回。

值得一提的是当晚黄少宏和霍华德喝了一夜的酒,并没有返回住所。

后来这哥们是在非洲北部被找到的,都快干巴成骷髅了,所幸没死。

经过询问才知道,原来这个哥们当日技术性开锁,刚一进门就发现不对,里面那是什么房子啊,面前黄沙漫漫,是一片一眼望不到头的沙漠。

他赶紧回身就要出门,可回头一看,哪里还有什么门啊!

他在沙漠了走了三天,粒米未进,若不是被过往的驼队所救,这哥们就死在沙漠里了。

和救他的人一打听才知道这沙漠有个名字,叫‘撒哈拉’!

经过这两件事,美帝军方对黄少宏越发重视起来,不过对于如何与他接触的意见,几个知情的美帝将领分成了两派。

一派的意见比较强硬,觉得直接把黄少宏带抓回来,关押起来接受调查审讯就完了。

另一派的意见则比较温和,觉得应该侧面的与其接触一下,至少应该给黄少宏一个平等沟通对话的机会。

毕竟人家治疗了霍华德ddot;斯塔克,严格意义上来说,黄少宏对美帝政府也算是有功的。

当然说这话的人并不知道倭国鬼子在二战的时候是怎么在美帝本土登陆的,要知道早拔枪开干了。

可还没等这边商量出个所以然来,军方的一位特工发现‘布里克街177A’这栋房产,赫然出现在百余年前华府有关‘神秘事件’的秘密档案之中。

当即军方申请调阅这份档案的时候,却被华府那边告知权限不足。

但这件事也因此惊动了华府,当时的总统杜鲁门刚刚上任,好奇之下,动用总统的最高权限,调阅出了这份档案,才引出了‘卡玛泰姬’的事情。

原来做为地球保护者的‘法师组织’存在的时间比美帝这个国家都要长很多,当年第一任总统华盛顿建国的时候,‘法师组织’便与美帝有过接触。

后来在纽约圣殿建立的时候,‘古一’就曾经与当时的美帝总统见过一面,说明了要在纽约建立圣殿的事情。

所以白宫方面一直有‘卡玛泰姬’的档案,里面详细记载了法师组织的职能和可以表露在外的全部信息。

当然这些都是古一故意透露给各国政府知道的,让他们明白,现实的安定之下,是‘卡玛泰姬’的法师们,在暗中对抗着来自黑暗维度和其他维度的各种危机。

当美帝军方那几个对黄少宏感兴趣的将领,接到白宫方面传来的信息之后,猜到黄少宏便是这一届的纽约圣殿法师,便立刻放弃了对他的调查,同时将他的档案也作为最高机密进行封存。

尼克ddot;弗瑞在成为神盾局局长之后,获得了最高权限,可以调阅当年军方封存的档案。

他以前就在保密档案的目录中,看过黄少宏的名字。

因为其亚洲人的身份,却被列入了最高保密等级,这让他印象极为深刻,所以当他听鹰眼说出‘黄少宏’这个名字的时候,才会想起记忆中那个名字。

找出档案之后,两相对比,才最终确定了黄少宏的身份。

弗瑞并不吃惊于黄少宏的年轻,因为他自己本身也用过抗衰老的药物,更何况人家是堂堂会法术的圣殿法师呢。

弗瑞说完之后,朝鹰眼笑道:

“明白了吧小子,同为保护地球的组织,人家比咱们‘国土战略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存在的时间可要长多了!”

鹰眼听完之后一阵郁闷,合着人家来头这么大,自己想找回场子,看样子是不可能了。

不过同时他心里也长出了一口气,至少不用夹在弗瑞和娜塔莉之间,左右为难了。

他索性拿得起放得下,当即朝黄少宏伸出手道:“今天的事情多有得罪!”

黄少宏也不小气,伸出手和他握在一起:

“不要紧,也是奉命行事,更何况我也没什么损失!”

说完朝鹰眼挑了挑眉毛,眼中尽是打趣之色。

鹰眼郁闷的甩开黄少宏的手,要说他今天丢大人了,被人用十几支羽箭穿透作战服插在墙上,其中有两支羽箭是贴着大腿根扎进去的,好险把传宗接代的东西都带走了。

他甚至都能感受到箭矢上的冰冷触感了。

最让他郁闷的是,他手下把他从墙上弄下来的时候,死活拔不出那些羽箭,最后只能把作战服弄坏,将他从衣服里解救出来。

可以想象当时的尴尬场面,他人是下来了,被箭定住的衣物,连同内衣裤一起全都变成破布挂在了墙上。

而且他今天穿的还是米老鼠的款式的内衣裤!

看着巴顿郁闷的表情,寡姐似乎回忆起之前的事情,忍不住嘴角一勾。

巴顿自然看到了老友的表情,气急败坏的道:

“不准笑,再笑朋友都没得做!”

他不说还好,一说寡姐笑的更欢乐了,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让弗瑞也纳闷的问道:

“什么事情那么好笑,说出来大家听听!”

黄少宏直接拿出手机:“我拍照了,自己看吧!”

鹰眼脸都黑了,伸手去夺黄少宏的手机,同时大声道:

“什么时候拍的,我怎么不知道?”

可手机已经被弗瑞接到了手里,并且看了起来,然后笑声连成了一片,此起彼伏。

不一会两分豪华龙虾套餐上来,众人笑闹之后,边吃边聊。

弗瑞这次来,‘雷神之锤’什么的其实只是个由头、借口,其实就是想和黄少宏套上关系,为他接下来的复仇者计划,拉拢强援。

黄少宏答应了弗瑞的请求,他自己对‘雷神之锤’也有很大兴趣,当然他也想见一见落魄的雷神。

两人在餐座上约定好,今天晚上神盾局就会派转机送鹰眼和黄少宏一起去新墨西哥,但寡姐却要留在纽约,处理斯塔克集团的后续问题。

比如收集的资料,总要和继任特工交接一下才行。

寡姐虽然不舍,但看黄少宏答应下来,便也没有说话,心里想着在爱人上飞机之前,一定要抓住机会再嗨皮一下。

这可不是她太那什么,而是七十多年的等待,一旦爆发出来,她自己都难以控制心中那股躁动。

黄少宏似乎感觉到爱人热切的眼神,微微一笑之后,就起身和弗瑞两人告辞,说要回去准备一下出门的事情,等晚上让鹰眼直接去寡姐公寓接他就是了。

弗瑞含笑道别,巴顿也只能郁闷的答应下来,在这个男人面前,怎么感觉自己成了跑腿的了。

黄少宏走后,弗瑞看着满桌子的龙虾大餐,笑道:

“至尊法师真是既和善又慷慨,没想到这么传奇的人物,竟然会请咱们吃饭!看什么啊,赶紧吃啊,凭咱们的工资,吃这一顿可得心疼死!”

鹰眼郁闷之下没有说话,只拿了一块龙虾肉放在嘴里,大口的咀嚼起来,别说免费的大餐还真好吃。

当两人用晚餐要走出餐厅的时候,餐厅经理‘热情’的上前递上账单:

“先生请结账!”

弗瑞保持了一晚上的笑容,瞬间僵硬在脸上,不可置信的问道:

“我结什么帐?”

餐厅经理当时就收起笑容:“您吃饭了当然要结账!难道您想吃霸王餐吗?”

弗瑞辩解道:“是刚才出去那个人要请我吃的?”

餐厅经理的表情更加冷淡了:

“可那位先生并没有说啊,您要是不结账我们餐厅就要报警了!”

“不用报警,多少钱?”

弗瑞眼角抽了抽,要是他这个神盾局长因为吃霸王餐惊动了警方,那乐子就大了,他肯定会成为美帝高层官员口中的笑柄,所以他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餐厅经理冷笑道:“零头我们就不要了,您给三十三万美刀就行了!”

“多……多少钱?”

弗瑞差点没直接掏枪,幸好被一旁见事不好的鹰眼给拦了下来。

餐厅经理解释道:

“们吃的餐品都是明码标价,另外还有包下整座餐厅的钱,刚才那位先生临走的时候,又拿了两瓶价值5万美元的路易十三白兰地。”

弗瑞心里直骂娘,什么狗屁法师,就是个巨坑,老子一辈子打雁,这回算是掉沟里了。

他觉得这钱不应该自己一个人出,转头看向鹰眼:“刚才也吃了不少吧?”

鹰眼一怔,然**紧拳头,一拳轰在自己胃部,‘哇’的一口就喷出来了,然后抱歉道:

“对不住啊,我喝多了有些头晕,不行我得出去醒醒酒!”

说完在餐厅经理和侍应佩服的眼神中,‘踉踉跄跄’的潇洒逃单了。

弗瑞都气疯了,什么破餐厅,什么破法师,什么破属下!

他想要直接赖账,但想到随之而来的后果,也只能拿出***,咬牙把账结了,心里暗自发誓,今后再也不和那什么至尊法师一起吃饭了,尼玛真心吃不起啊!

晚上当鹰眼接上刚刚运动完,神清气爽的黄少宏时,不由得苦笑道:

“可真厉害,把弗瑞都气疯了,这一顿吃了他半年的工资!”

黄少宏故做吃惊的道:“啊呀,真不好意思,我竟然忘记结账了,请转告弗瑞局长,这是我的失误,等这次从新墨西哥回来,我做东请他在纽约最贵的餐厅吃饭赔罪!”

实际上这货拿着两瓶酒和寡姐坐上汽车的时候,寡姐就笑问道:

“至于吗?”

黄少宏毫不心虚的道:“我是谁?我是至尊法师,负责保护地球不受其他维度的侵略,这么重要的职责,用美帝纳税入的钱买两瓶酒过分吗?吃一顿饭过分吗?简直心安理得啊!”

鹰眼听黄少宏说要在最贵的餐厅宴请弗瑞赔罪之后,都替后者赶到一阵内心发堵。

他心说您再来一次弗瑞肯定就破产去要饭了。

纽约郊区某军用机场,一架‘昆式战机’在夜色中起飞,载着黄少宏和鹰眼,只用了两个小时,就从纽约到了新墨西哥州。

之后鹰眼驾车带着黄少宏又行驶了一个多小时,进入了沙漠。

鹰眼告诉黄少宏,那个锤子就落在这片沙漠之中。

此时锤子的坠落之处已经被‘国土战略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的人搭建的临时研究营地包围了起来,在这里,黄少宏见到了神盾局里那位著名的‘菲尔ddot;科尔森’特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