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app带你另眼看世界

会议很快的就开完了,闻霆钧跟冯玉波也没有多停留,回去等结果就行了。

大家也都是各回各家,除非实在有心同旁人相交的才会相邀着一起吃吃喝喝。

“这会也太没意思了,”冯玉波出了门便大大的喘了口气,“嫂子说的对,还是得培养人手啊,往后再有这种事情,压根就不用咱们出面了。钧哥,要不要再约一约一局的牛总?”

“不用再约了,这种事情大家心里有数就行了。”

开会的时候,大家不是一起来的,所以就显得没有那么多人,但是会开完了一起出去,呼呼啦啦的几乎全都往外走,人就显得多了。

苗佳欢跟许家轩他们一起出来,她尽力的不去看闻霆钧他们,但是走在许家轩身后,心中却十分的难以平静。

其实许家的单子十有八九是没问题的,她过来也是许家轩极力相邀,她明白许家轩的心思,自己在荣宁怎么着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任务,许家轩叫自己来无非是昭告大家,他们许家不仅在首都有实力,在荣宁也是不差的。

她跟许家轩的关系…….苗佳欢想着看了一眼不紧不慢的走在自己身边跟他哥哥交谈的许家轩,她跟许家轩之前就认识。

那时好像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他们家还在首都,朋友办了一场舞会,她也去了,当时父亲的位置还没有那么高,在一干人中间属于是最不起眼的那个,她只能坐在最角落里看着别人热闹的人。

她记得很清楚,除了进门的时候,跟朋友说过两句话,其次唯一跟她讲过话的人便是许家轩。

许家轩少年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飞扬而且看上去跋扈,他趴到她的位置前,慢条斯理的跟她说,“跳舞去啊。”

那时候的苗佳欢还没有那么自信,处事也没有那么的圆滑,她当时在许家轩的注视下,慢慢的红了脸。

刘海散发披肩清纯美女夏末凉爽写真

朋友走了过来,踢了他一下,笑骂着让他走开,许家轩便真的就走开了。

她记住了他的名字,也记住了他的长相。

她交往的人不多,想要记住许家轩的名字是再容易不过的,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也忘的差不多了。

许家轩来荣宁,碰到他也很意外,当时她开车外出,对面的车开的急了,不小心蹭了一下,双方都下车之后才发现对面的人有点面熟,交谈了几句之后,许家轩蹙眉问‘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的时候,苗佳欢才记起来。

父亲了解过许家轩的家庭情况之后,只说了两个字‘尚可’,也就是这两个字才让她有些动心,动心的不是许家轩这个人,而是……苗佳欢掩下自己眼中的讽刺,说白了,自己还是属于现实的那种人。

只不过,她跟许家轩,眼下还是当朋友相处,谁也没有捅破。

正当她思绪万千的时候,只听许家军说道,“家轩,去叫一住闻霆钧,我跟他说几句话。”

许家轩的心脏忽然哆嗦了一下。

许家军看向他,眼神里有些不悦,说说话而已,不能这个苗佳欢都不乐意吧,若是这样的话,那这个人的心胸未免也太狭隘了。

“好。”许家轩觉得,自己这个字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闻霆钧跟冯玉波已经快要上车了,只见许家轩快步的跑了过来,“闻总,等一等。”

闻霆钧停了下来,看向许家轩。

许家轩硬着头皮跟闻霆钧寒暄,“闻总,怎么走的这么快,我哥想跟你聊聊。”

闻霆钧抬腕看了看手表,然后抬头看着许家轩轻笑,“中午一起吃饭吧,我也叫上你嫂子徐静,听说你们之间有点误会,不如我们当场聊聊。”

许家轩用力的咽了口唾沫尴尬的笑笑,“闻总说笑了,我跟嫂子没有误会。”

许家军已经走了过来,笑着朝着闻霆钧喊了一声,“小钧。”

“我正跟家轩说中午一起吃饭呢,”闻霆钧嘴角微勾,“您中午有时间吗?”

“我也正好想跟你说一起吃饭的事情呢,”许家军笑道,“咱们约今天晚上吧,还有几个朋友,我们一起,大家也好相互认识一下。”

“今晚上啊,”闻霆钧有些为难,“这……”

“有事的话我们约改天也行,我怎么着也要帮家轩把事情定完了再回去。”

“那太好了。”闻霆钧如释重负,他掏出名片递给了许家军,“这是我联系方式跟地址。”

“好。”许家军接了拿在了手中,“那今天就先这样。”

“慢走。”

苗佳欢临走的时候看向闻霆钧,笑道,“再见啊闻总。”

闻霆钧点点头,算是应答。

他们一走,冯玉波接着便道,“钧哥,我怎么觉得那个许家轩怪怪的啊。”

“上车。”闻霆钧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上去。

“钧哥到底怎么回事啊?”冯玉波疑惑的追问。

“说来话长,”闻霆钧盯着前面的路,环起了双手,“他跟徐静有矛盾,不是一次两次了。”

冯玉波骂了一句脏话,然后霸气的说道,“敢跟我嫂子有矛盾,能不能行,钧哥叫人捶他一顿。”

闻霆钧笑了一下,“走吧,回公司。”

冯玉波一看闻霆钧的态度,心中了然,也不再说什么了,踩上油门飞出了一局的办公大院。

许家军看着离开的闻霆钧的车,又看了看前面开车的弟弟,感觉哪里有些不太对,但是苗佳欢也坐在车上,有些话,他也不好说,只得先压了下来,转而跟秘书讨论起这次工程的事情。

冯玉波一路疾驰很快的便到了公司,将车停在了院子里的停车位上。

冯玉波从车上跳了下来,跟闻霆钧笑道,“你觉得一局的院子好,我还是觉得咱们这里好,你看咱们这大院子,又干净又整齐的……”

“冯总!”楼上忽然有人喊冯玉波。

冯玉波凌乱的抬头,一看是张金凤在三楼喊他,立即道,“什么事?”

“您现在上来一下。”

张金凤喊完了自己也朝着楼梯跑去。

“叫我做什么。”冯玉波一边嘀咕着一边朝着楼梯的方向走去,还朝着闻霆钧扭头说道,“钧哥快点啊。”

张金凤才下了一层冯玉波便上来了,只是还不等冯玉波开口,她便着急的说道,“徐总说让您回来就去人民医院,说您爱人肚子疼,可能要生了。”